• 新金融搜索:
    首页 > 银行 > 外资银行

    港珠澳大桥“飞架”南北 外资银行如何盘活“桥头生意”经

    发布时间:2019-04-04

    “大湾区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未来,而是当下。”

    4月3日,星展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行政总裁庞华毅、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葛甘牛联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今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颁布,大湾区以不到全国1%的土地面积、5%的人口创造了全国约12%的GDP。

    随着港珠澳大桥已经正式建成、通车,彻底改善了珠江西岸地区与香港之间的客货运输通道以水运为主和陆路绕行的情况,粤港澳大湾区内经济“任督二脉”也正式被打通。如何激活两岸三地的“桥头经济”,成了各界关注的热门。

    两地企业互通寻找新商机

    继A股入摩,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后,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快。证监会3月29日公布的信息显示,星展银行拟申请设立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证监会当日已接收材料。

    对此,葛甘牛回应称:“我们已向证监会递交了申请材料,星展集团对中国资本市场是长期看好的。中国资本市场是我们为星展银行集团、为中国企业客户服务的重要领域,定会积极争取。”

    庞华毅认为:“金融领域会逐步开放,星展银行在大湾区的运营和投资都是带着一种更为长远的眼光,经济一体化可以使我们在大湾区的在岸和离岸业务更加无缝对接。另外,我们也非常欢迎这一项改革举措,使得外商银行可以在中国有更加公平的竞技场,双方互相促进、取长补短。有更多改革之后我们也更加愿意在中国投资,也更加愿意拓展在中国的业务。”

    话中自有深意,对于外资银行来说,湾区的落成,也意味着更多机会的来临。庞华毅认为星展银行是亚洲的银行,在东南亚市场以及香港市场都非常强劲,银行以更多差异化的方式对接中国的公司,“比如,某个中国的公司想要进入到国际市场或者亚洲市场,那星展银行在亚洲市场的见解、关系和强大的存在都可以更好的帮助这些中国公司。第二点,我们的科技,虽然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但是我们是一家银行,且一直致力于不断地自我改革并且使用新的技术。”

    庞华毅认为和过去跑马圈地设网点不同,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即使不搭建实体网点,通过技术实现跨越式的发展,“通过技术,我们可以成为在中国最大的外资银行”。

    大门一旦打开,交流就开始频繁。

    在大湾区的改革和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庞华毅发现了很多人开始对于对外的投资兴业感兴趣,“比如说大湾区的企业想要投资国际市场,香港的企业想要来广东省投资。”

    庞华毅给出一组数据,去年星展银行(香港)中小型企业业务增长当中75%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客户。中国大陆客户对于香港市场兴趣增长,使得星展银行(香港)的中小型企业业务以及财富管理业务有了急剧的增长。

    不仅是大陆客户对香港市场青睐有加,香港的资金也在流向大陆。

    庞华毅表示,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香港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想要投资广东省,这样一个兴趣不止是1倍的增加了,还有很多国内的企业也想强势进入到香港市场,现在有了香港和深圳的互通、有了债券通,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从香港到中国大陆,或者是说从广东到香港。

    香港和内地两地的互联互通也得益于交通的一体化发展。

    庞华毅提到,两年前,还没有“9个城市、一小时生活圈”的概念。当时,从香港到广东省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但是,现在有了“一小时生活圈”这个概念后,花费的时间会更加少,且更加无缝对接。

    供应链战略服务中小企业

    星展银行是一家商业银行,其策略主要是服务于大型企业,其中包括国企、民办企业。同时,也服务于中小型企业,未来继续在这个战略上进行下去。庞华毅认为,现在所做的一点是加速对于中小型企业的支持,而这样的支持主要是通过供应链战略。在过去几年,星展银行决策层发现如果想扩大规模的话最好是从供应链上着手,所以选择在某个行业当中选取一个关键客户,通过这样一种商业关系为所支持关键客户的供应链厂家提供更多的服务,这是一种差异化的战略。

    葛甘牛则表示,随着大湾区的发展,其已经成为先进科技的“试验田”。有些行业以前从全中国的角度看并不是很大很成熟,但是大湾区来说这些行业就非常值得关注,像AI、无人机等随着大湾区的发展和机构国际地位的上升,这些企业也许可能成为银行的客户。“所以我们觉得要积极发展,空间很大。”

    对于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难点,庞华毅认为集中在三点。第一个是品牌的问题,首先是内地居民对外资银行的认知度不高。第二是人才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对于外资银行来说想要招聘和吸收好的人才并不容易,因为这些人才要求必须要有离岸和在岸的经验,语言必须过关,最好是有国内外工作的背景,最重要的是双方文化吻合。对此,作为银行机构,现在也在加强培训、招揽和发展这些人才。

    第三点是金融科技的问题,过去已经看到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实际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生态体系,并且他们在中国的数字领域也有强劲的表现。对于国内的金融科技来说,外资行实际上是一个后来者,特别是对于那些大金融科技机构来说,所以,这也是短板之一。

    至于外资行如何跨越这些短板,庞华毅称,“其中一点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会把自己的离岸数字能力带到中国。我们在未来有的一个思路是,并不是和其他银行竞争,而未来的竞争者,将会是金融科技公司。”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叶麦穗